看海

北冥风举的仙山生活之一,一个小片段


  “天扇子,有兴趣去看海吗?”北冥风举找到云中打坐的人,如此说到。

  天扇子挥动浮沉站立,随后落于北冥风举所站立的前方。见北冥风举手上拿着一柄油纸伞。

  “并未下雨。”为何要带伞?

  明白天扇子话中隐含的意思,北冥风举执伞与他一同离开风涛楼。“吾曾在海边遇到心中下雨的人。”

  心怎会下雨?天扇子向来是不喜欢拐弯抹角的。不过人世一遭,他大概也明白北冥风举想表达的意思了。

  “你给那个人撑伞了吗?”是北冥风举的朋友吗?南域的人?

  北冥风举看着远方的海,应道:“吾只是去看海。”他所需要...

风云再会(鹿巾楼举友情向)

又名鹿巾的仙山之行,算北冥风举的仙山日常之一

  北冥风举再见到他的鹿巾好友,已是多年以后了。他看着眼前的人,一时竟失了言语。

  “好友,久见了。”到是占云巾先开口了。

  北冥风举微怔,应了声久见。曾经亲密的风云之谊,似乎已太过久远了。

  “好友在生鹿巾的气吗?”他受他之托代理风涛楼,保管机关钥。然而他在风涛楼多年,却未曾看出,他的好友早已被人谋害取代。

  北冥风举有些茫然得看着他,一时没明白他指的生气是什么。“吾有听天扇子说过关于他的事,鹿巾你看到吾应是心情复杂。”那人终归借他之躯谋害过鹿巾和鹿巾身边的人。

 ...

北冥风举的仙山日常

真北冥风举

  “北冥风举?”他正百无聊赖地翻着一本书看,就听到有人喊自己的名字。而且声音是以前没听过的。
  北冥风举将书移开,一个手持扇型浮尘的男子走到他的面前。“阁下认识我?”虽然他到仙山时日久了,但可以肯定自己不曾认识眼前之人。但他刚刚确实叫了自己的名字。
  “不是你。”被北冥风举旁边的仙山接待员称为道锋天扇子的男人如此说。
  北冥风举倒是很快反应过来他话中的意思。“夺取我躯体之人莫非至今还活着?”他并不知那人的样貌,而且也不是所有的人死了都会来到仙山。
  “鹿巾好友无事吧?那人是否有借此伤害鹿巾好友?”他在外出寻药时有让鹿巾好友代管风...

师相

菠萝和尼桑是两个同时到来的蛋,不知道孵出来会是怎样的颜色。俏2.0的蓝蛋还没有孵出来。

喂食

崽太多了,纪念一下,万一哪只又没了,我估计自己都不能第一时间发现是谁没了。

鹿巾2.0真的好凶,静涛居然喜欢他,果然贵乱。

因为吃的傻了一群,哈哈哈

他曾失去过 续(鹿巾*北冥风举)

  趁着风云之谊还未破裂之前写写。

  风云儿成年礼那天果然热闹非常。
  “那位就是琴狐大人啊,不愧被人称绝琴仙子,果真风姿俊朗。”因着与风云儿的关系,琴狐到场的比较早。
  “确实。与琴狐大人齐名的鹿先生似乎还未到,那位也是相当俊美。”几人正说着,就听到有人报鹿先生到。
  “鹿先生身旁的人以往似乎未见过。”占云巾一身暗红西装自是引人注目,北冥风举此次着一身浅蓝西装与他并肩而入。
  “难道是鹿先生的伴。”有人这般猜测着。
  “莫胡说,那位可是北冥楼主。”一旁较多见识的人制止了她的猜测。
  “难道是创建风...

他曾失去过(鹿巾*北冥风举)

养企鹅的灵感,我养的北冥风举消失了,然后再养了一个,目前还是蛋。

  “会觉得冷吗?”占云巾回来的时候看到北冥风举在屋外晒太阳。如今虽说已经开春,但天气仍旧带着凉意。
  占云巾握着他的手,感觉有些凉。北冥风举的体温向来比他低,经过之前那件事,就更是如此了。
  “不会”北冥风举感觉到手心传来的暖意,“很暖和。”
  “好友一早出去,是有很重要的事情?”若非必要,鹿巾其实不怎么出门。很多事情在家里都能处理好。
  “是关于风云儿的成年礼,仲裁想在当日传位于他。”论剑山庄于南域毕竟关系重大,风云儿要年少接位,请占云巾和琴狐去是想借风涛楼和麒麟阁...

此情(占云巾*北冥风举)

当初楼举受伤开始写的,一直拖到现在。剧里已是另一番的虐了。

  虽然说在与玉佛爷对战时对方就已经说好友重伤濒死,但真正见到北冥风举躺在床上昏迷不醒,占云巾才感觉到自己脑海的那根弦断了。
  每个人都有其不能触犯的底线。在占云巾这里,不管在外怎样,小妹和风涛十二楼是他人不可侵犯的。好友北冥风举将风涛十二楼交到他的手上,他就有责任顾全此处,也该护全好友。
  “好友如何了?”随侧照顾的只有岁寒一人。
  “明神医去备药了。只是楼主情况不乐观。”此次新伤触及北冥风举往年旧伤,才会危及性命。
  “我去看好友。”占云巾说着直接去了北冥风举的房间。往常他也曾见...

不同(天扇子X北冥风举)

楼举既然说了风扇之交,那这算是扇风吧 (*^▽^*)

  天扇子第一眼见到北冥风举这个人就有一种不一样的感觉,这个人与他人是不同的。
  他不喜看他人的眼睛,因为曾见过很多人用奇怪的眼神看自己。与北冥风举四目相对时,他没有那种不舒服的感觉。可能是因为梦境,北冥风举眼中带着几分好奇,还有几分与仙娘相似却又有些不同的温柔。
  与北冥风举交谈时,他并不觉得不耐。听他说风景,说海岛,说他最喜欢的扇贝。北冥风举似乎很能理解他的想法。他说起海岛时带着几分神往,却也未自暴自弃。
  只是他未料到自己未护住北冥风举,让他被伤。北冥风举躺在他怀里的时候,有些未曾有过的感觉...

占有欲(鹿巾X北冥风举)

 
  北冥风举近来噩梦不断。有时占云巾去看他时,听到岁寒说起楼主最近的情况。
  占云巾进入房间的时候,北冥风举正在呓语。占云巾走近唤了一声好友,听到床上的人断断续续地说着。“危险”重复了两次,北冥风举的手抓着床沿,呼吸也比平时重。
  “好友,醒醒。”占云巾将手放在北冥风举的肩上,开口将人唤醒。看好友反应,梦中似乎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情。
  “嗯……”北冥风举呻吟一声,随即睁开眼睛,眉却皱着,似乎不太舒服的样子。“好友无恙乎?”不知是怎样的梦,能让他的好友额上都是冷汗。
  “是鹿巾好友啊,岁寒怎么还让你来照看我了。”看清床边的人,北冥风...